在虚拟币世界里抓螃蟹的数学博士(下)

本文原创 肖小跑 墙裂坛

在虚拟币世界里抓螃蟹的数学博士(下)

· 本期嘉宾 ·

Alex Yang,VSYS首席执行官

· 本期BGM ·

Sunset Chaser, Ragamuffs

· 本期内容 ·

今天对谈的嘉宾是一位脑容量比我大两倍以上的数学大牛。他身上集合了我感兴趣的所有的点:数学,量化交易,虚拟币,创业,和天大的脑洞。

Alex 杨博士,北大数学系学霸,美国西北大学数学博士。15年前就在高频交易界的耶路撒冷——Jump Trading做量化工程师;后来在野村证券和UBS这些投行里IQ最高的地方——衍生品模型交易台做了十多年交易。

几年前,杨老师义无反顾地扎进了币圈,开始了虚拟世界的精彩冒险。他创办了FundV,香港最早专注于区块链的基金之一;还联合创办了Beam VC,CyberCarrier Capital 和 TIG,在 TMT 行业投资了超过 30 家企业,包括两家独角兽。现在的杨博士是VSYS的CEO。VSYS是由传奇的区块链开发者PoS共识算法之父——Sunny King主导的第三个区块链项目。

对于币圈,今年似乎是个转折点:那些曾经唱空比特币的意见领袖们,观念似乎瞬间改变了。连Ray Dalio老师也说自己可能对比特币“忽略掉了什么”(missed something)。作为一位数学天才、高智商的交易员、又对虚拟币世界非常了解人,小跑很好奇:杨博士会怎么看?

这篇对谈的信息量非常大,杨老师不小心秀出了天量的专业英文单词。我尽量在文字版shownotes里注释清楚。如果大家就某些问题深入了解,欢迎在我们的微博、公众号、和喜马拉雅留言。

06

给crypto赋予这么神圣的使命,它其实还扛不起

小跑:我很想了解您在做的事情,以及为什么您觉得现在是个机会?

新冠会不会是一个契机?其实在新冠之前,这个世界在很多层面上,包括金融已经走到一个极端了—— 不管是货币政策架构,还是整个金融架构,都已经出现了非常大的弊端,我们现在卡在了这里。这就像一起“集体犯罪事件”,整个社会体系机器被卡住,除非我们把机器全都拆了,才能重新来过。比如重新进行财富分配。 

这件事情也许是一定要做的,但必须有一个契机,必须有个原因或有个机会就能让我们这么做。它可能是一种新的理念、新的体系、新的经济形式、或者是像比特币一样新的货币或者价值传输方式。这样新的东西出来,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,大家就可以借着这个东西催枯拉朽,一切重来。

COVID也许就是这个机会。比如它把所有人都同时赶到了线上,赶进了虚拟经济。虚拟币或者比特币,也许正式撞到了这个时点上。

杨博士:我非常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。

我们现在的确正在一个“new normal”(新常态)的形成中,它肯定正在改变很多人的行为——从来没有一个时候,如此大规模的人群都希望能够“不在线下”完成交易。但是,给crypto赋予这么大、这么神圣的使命,它其实还扛不起。

我觉得还是因为技术提前到来了: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、线上经济推得这么快?是因为我们没有信用卡。我们的高铁为什么这么牛?因为我们是新的,不像美国,地铁修了那么多年,懒得换了,成本太高。所以还是稍微要冷静一点,我永远不觉得任何一个技术或者一个“single phenomena” (一个现象级),会起一个绝对重要的角色——它只是会给大家带来一些冲击。

我依然非常尊重传统金融的人,他们虽然出了各种毛病。我们最近看到的危机之后,弱的政府就真的只能印钱,强的政府还能动点“大棒”;大家也开始试图往新的方向寻找解决方案,但这个“新的方向”还没有那么大的体量。

我们上次聊的时候,整个crypto的市值加起来可能还不到一个大型科技公司,传统机构的人不会太当回事儿(take you very seriously),所以它要走的路还是很长。这不代表它不能有一席之地,我们肯定不能忽略;但也不能给它赋予太多,否则又会像当年ICO一样——没有监管的话,就是人有多大胆,(地有多大产);对新兴行业短期是热闹,但长期确实是伤害。 

所以,我倒觉得应该“守正出奇”:先得“守正”,先面对直接风险,比如今年的主题是活下去;在识别风险的前提下,再想能做出点什么,比如做出一些show case (案例)。所以在实际做事的时候,还是要回到地面上。我觉得不妨浇点冷水,要淡定一些。比特币今天涨到2万,明天可能跌到1万;但不能说它跌了我们就不做了,应该能够see through the circle(穿越周期);自己要有一个内核,不管外面怎么变。 

07

用智能合约把衍生品民主化

小跑:您现在在做的事情:一个每个人都有机会做的、基于smart contract智能合约基础上的金融服务,一个金融的权利。比如,我可能不再需要依靠投行,就可以发一个期权 option;想借贷给别人,不再通过银行这个中介。

您很尊敬传统金融的人,但为什么又想做不依靠传统金融的创新呢?

杨博士:尊重对手是最起码的金融战场规则。

金融为什么会被监管?因为利太大,它离钱很近,它会对国运、对民众都有重大的影响;所以要非常谨慎。但从另一方面,要怎么同时去解放大家的创造力?人和人之间的互动,未来一定要靠钱吗?或者一定要靠货币吗?其实可以打一个很大的问号——这个我觉得是可以去探讨。

传统金融显然还是主流,是解决世界大部分问题的一个工具,它自己也有修复能力。所以你应该问的问题是:传统金融里的那些机构们,它们是不是应该赚那么多钱?Margin是不是高了点?为什么没有竞争了?

很多这样的问题应该问一下:这里有很多套娃,每层都要赚点钱。本来一个挺好的金融工具,却做的那么复杂;投资人也是一样,我又要AAA,又要收益率;我要马儿肥又要马儿不吃草。这里面有人性的问题,技术和科技会带来人性一定程度的转化,但它也会把人性好的和坏的都放大。

所以我觉得,不用给区块链赋予一个很大的使命;就像刚才我们讨论的“0”和“1”:也许从“1”这边走会更顺一点。至少我现在看来,还是应该有更多的机构、更多人才参与进来,它才可以做的更大;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在“0”这边做一些创新,只要不去碰监管的红线。

“人人发币”的概念听上去super sexy,但显然“人人”里面好人和坏人都在;所以还是在前人的经验上创新——交易需求还是需求,但对接的通道可以更透明化。我相信有一天一定会出现“分布式的淘宝”。

小跑:您能举个具体例子吗?比如怎么利用区块链实现“去掉不应该有的中介”?如果我现在自己想发一个金融产品,比如期权?

杨博士:期权定价是建立在诺贝尔奖级别的“Black-Scholes期权定价模型“上。投行们为什么能做这件事情?是因为有人要持有,有人要用杠杆,需求其实没有直接对接。它的定价要通过各种模型,是nonlinear(非线性)的,背后跟波动率相关;而我们普通人的思维基本上是linear(线性)的。但这一套东西很复杂,中间要用到很多数学,包括我们在香港的中资机构,很多都是做不出来的。

小跑:杨老师说的有点专业,我来解释一下。其实我们在聊怎么把“期权”这件事情“民主化”。我们知道期权的定价,背后有一个非常复杂的数学模型,这也就导致了虽然期权看起来似乎是一个人人都可以交易的东西,但实际上背后需要大量的数学模型、和专业的系统。 

现在这个“系统”牢牢掌握在一群特殊经营投行的手里,甚至我们中资银行,可能都不了解怎么做定价。这就是为什么衍生品这些东西,一直不能够“民主化”。 

杨博士:至少到现在为止,还是非常复杂的。投行们之所以能做成这件事情,除了模型之外,还因为它们有各种信息,有系统的process(流程)。

比如一个420美金持有特斯拉股票的人,他有一个心理价位,大概涨20-30%就退了。如果他想变现,或者套现,投行有需求和信息的集合,保证它可以把所有客户的需求融合在当时的定价里——这是金融机构最赚钱、最核心的作用。 

现在,如果这种需求被打破,比如持有特斯拉的人承诺在550美金的时候卖出——你今天要花多少钱来买?这样就把未来的卖出价锁定住了:420进去550出来,今天还有人为此给我20块钱(期权费);将来万一没涨到550美金,对方不交割,这20块钱稳妥白赚。

这个利润现在会被投行通过技术手段赚到,比如25美金跟你对冲。但是,如果我可以把特斯拉股票用智能合约和“token”锁在那里,到时候你拿550美金就可以把它取走——也就是说我直接对这笔交易产生一个“表达”,我不用懂所谓的B-S方程,不需要一个黑盒子,就能把投行最有技术含量的那部分工作实现。 

我觉得这会是一个创新,这就是“covered call”(备兑认购期权)——“cover”的意思就是我一定能够“settle”,能够兑付。它未来的意义是——传统金融市场里面那么多产品,如果把好的种类提炼出来,通过smart contract智能合约的形式实现,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使需求双方能够直接表达。 

08

改变你,跟你无关

小跑:就像您讲的,现在金融市场上大部分的金融服务,最肥的那块肉都是被投行赚走的,其实是因为它们掌握着整个体系中的关键螺丝。

比如买一张股票,这么一个简单的行为背后,我需要托管、需要清算中心、需要交易所、需要银行、经纪商……很多中间机构帮我完成。原因就是没人认识我,不知道我的账户是否有效;买这张股票,我的权利谁认证?这是不是我的?还能卖吗?……中间一大堆架构规矩、流程法律法规——也就导致中间一块巨大的肥肉被中介机构吃掉了。

而实际上,如果能解决我的身份问题,我的承诺问题,我买了这张股票他就得交割给我,或者我卖了得在什么价位、什么样的方式来交割——如果这些问题都可以放在明明白白的一个“token”里面,放在链上谁也不能改,我就不需要那么多律师经理人经纪人,也可以完成同样的效果,很大的提升效率。 

杨博士: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合逻辑的做法。香港有那么多金融机构,它们的出现都是有原因的,是根据当时的技术条件决定。而今天这些技术条件都有提升,这种改变就是“你的改变跟你无关”。套用三体中一句很恐怖的话:我灭了你,跟你无关。 

这种改变很难感知到。现在区块链里都已经有成熟的方案了。投行有流量,这个要记住,但是如果新的游乐场建起来了,传统金融不应该去忽视;监管也许是保护墙,但技术永远不会被阻挡的,它只能被delay或者提前。

小跑:或者不是说谁取代谁,只不过是一个技术服务一代人,新的一代人需要新的服务方法。

杨博士:我相信最终有一个好的区块链,它非常用户友好,便宜高效,能实现很多功能。它只解决它需要解决的部分,不需要的部分还是慢慢来。我肯定很看好区块链这个方向,把自己都投进去了,已经是最大的commitment。

在这个方向上怎么去“守正出奇”,把该做的东西做好,做好各种准备,机会来的时候,我在那里。我们多问几个“为什么”,比如传统金融凭什么要赚那么多钱,这样就有机会被升级。

上次我们提了虚拟经济,还有另外一种新经济叫做“programmable economy”(可编程经济)。我可以在 Smart contracts上面执行永动机一样不停歇的、不依赖于任何人的个人决定、用一套博弈论以及数学来治理的(governed by mathematics)经济体。在这个逻辑下,总有一天它会给我们提供新的价值,可能会对传统、特别是大的金融机构产生冲击。 

09

第四产业:给人类未来的精神世界搭梯子

小跑:我们上次聊过虚拟经济。聊了斯皮尔伯格的电影“Ready Player One”。

电影大概是说:在不远的未来,人们每天的生活是靠戴上一个VR眼镜,来到一个虚拟的世界里。虚拟的世界里有不同的身份,可以做很多事情,比如可以去打怪兽赚钱,有虚拟的货币,虚拟的经济体。当一天的工作完成之后,把VR眼镜摘下来,我们就又回到现实的世界。在现实世界只是吃睡,但所有的精神产出都是在虚拟世界。 

于是我们就想到了现实。现在人类的物质生活越来越能满足了。甚至我在想,如果说因为COVID这件事,政府慢慢变成大政府,直升机撒钱,照顾所有福利;当我们不用再为生存奋斗的时候,大家就需要找很多事情来做——可能大量的时间或者精神生活都要在虚拟世界里填补。 

就算我不跟现实世界的金融机构产生关系,一样可以在虚拟世界里参与经济。比如我挣了一个token,然后在虚拟世界里花掉了——这就变成了一个跟传统金融完全分离的另外一层世界,一个是法币的世界,大家用dollar用美元,一个是虚拟世界,我可以用token,虚拟币;大家两不相干,我甚至不用从虚拟世界回到现实,只要我现实世界有足够的基本物质生活保证。这样的话想象空间岂不是很大。

杨博士:上次聊我们聊了好多,但是我觉得也还没有大开脑洞。

从虚拟世界得到的东西比现实中多,我们可能最后都是Matrix里的一个药丸。时代在前进,这些思想产生有背后的原因:有技术的推动,有对这个世界本质的认识提升。

我觉得还有个现实问题:未来需不需要那么多工作?有没有那么多工作?今天机器人和AI可能会干掉一大拨人的工作;以后用Drone送东西,可能快递行业上千万人又没有工作了。怎么办?这是个社会问题。 

这次美国民主党候选人Andrew Yang的口号:Universal Basic Income(全民基本收入)已经非常受推崇了——给你基本生活需求,保证你不会去闹事。人一旦吃饱闲下来,马斯洛需求大了,就开始去想一些天花乱坠的东西。该怎么去消化这部分需求?

我觉得虚拟世界就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去消化这些东西。打游戏其实是人的天性,游戏里面其实是有经济的。现在大部分的游戏经济是长尾模式:就是大概有顶层少数付费用户支撑了整个游戏产业,其他人只是在里面让这些人付费的时候觉得很爽。

我们想想:人类社会的进化,工业文明可能就400年,之前是农业,种菜;再之前我们的工作就是摘果子,爬树、捕鱼。人类的社会已经进入一个加速度发展的阶段,技术带来了这些改变。所以对“工作”这件事情的理解要改变:打游戏未必不是工作。

再仔细想想,其实这个世界就是想象出来的,不过就是几个神经元的碰撞,人类的体验。我们现在对这个世界的要求,比当初在树上挂着的时候多多了,当初不下雨就好,现在下雨根本不是个事儿。所以再往前发展出新的需求,也许是今天的人无法想象的,需要有更多聪明的人和技术去拓展。

在虚拟经济里面,我们用crypto来治理。其实回头想想现实生活中我们的私有权,未来如果在一个比较公平的虚拟世界里面,我们每个人的private property都被自己大脑的记忆保存——才是最安全的。这就是刘慈欣对抗三体人的最后一招:看不明白了的东西是最安全的。所以这也提出了一些新的问题:监管得跟上,技术会一直往前走,我们必须要有更多的精力去面对挑战。 

所以未来,我觉得“第四产业”即将出现。“第四产业”到底怎么定义,由经济学家们决定;但这一定是个巨大想象空间。今天已经出现了很多现象级的虚拟经济:我们每天在手机里面花的时间海量,手机不就是进入虚拟世界里的门吗?我们已经进去半条腿了。

小跑:从这个角度看,我觉得您脑洞比马斯克要大。他去火星是基于要满足人的物质需求,地球上资源不足了,把人类搬上火星去。但也许肉身不用离开地球,精神哪里都能去。

杨博士:如果说在有生之年,要去更多地方体验,我觉得虚拟世界是一个好去处。甚至以后我们的思想也可以被存在链上,就变成永生了。嗯,说的太过了,这就要讨论什么叫生命了。

不管怎么样,今天在虚拟世界里面大家得到了满足,而这个比重在未来只有越来越大,电脑上的场景会越来越贴近现实。但是虚拟世界跟现实世界之间,还要有个梯子——这个梯子可是非常重要的。

我们想做的事情就是搭这个梯子。虚拟世界谁来创造没关系,但是我得把梯子修出来,便宜便捷地让大家上上下下。比如我们刚刚做了一套“micro payment”的方案,就是用数学(下次我们专门聊聊如何用数学来四两拨千斤,很好玩的)。

一定要有一个工业级别的应用,一定要足够便宜,耐用,稳定。所以希望我们能成为第一批把实验室的idea变成工业级别的应用。依赖现有的能源,把我们的精神世界打开。如果从技术上能把这些东西慢慢实现,我觉得显然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。

有机会见证咱们的文明从“现实”到“虚拟”的迭代过程。

小跑:这一天一定会来的,我非常相信。

—  End  —

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 — — — —

作者 | 肖小跑,Alex Yang

本文来自于 原创 肖小跑 墙裂坛 12月12日

墙裂坛是由几位被金融耽误了的文艺青年发起的一个实验项目。我们试图撞破学科之间的界限,探讨跨界的意义,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解读金融。您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墙裂坛。还可以在喜马拉雅FM(搜索:上海墙裂坛)收听我们的节目。

更多音频在喜马拉雅FM(搜索:上海墙裂坛)

网络文章,转载:币哥,如果需要推广请复制链接:https://vsysfans.com/149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评论列表(3条)